百胜手机登录

2019環保行業5大趨勢 | 深度

發表(biao)時間:2019-09-03 17:35

上世紀八十(shi)年(nian)代(dai)初,在中國最早開(kai)始出現成規(gui)模干環(huan)保(bao)的地方,應該是江蘇南(nan)部無錫宜興、常州一代(dai),一些小老板開(kai)始注冊開(kai)辦環(huan)保(bao)公司(si)。


那會很多現在的(de)干環(huan)保(bao)(bao)的(de)8090后小朋友還沒出生(sheng),一轉眼,環(huan)保(bao)(bao)產業從(cong)萌(meng)芽到壯(zhuang)大,已經經歷接近40年。


在當前形勢下,環保(bao)(bao)產業按(an)理說應該是一(yi)片大好,但如今(jin)非但一(yi)些(xie)(xie)上市公司(si)(si)股(gu)價不好,一(yi)些(xie)(xie)中(zhong)小公司(si)(si)應收款擠(ji)壓(ya)嚴重,眼看著要成為(wei)呆賬爛賬,銀行過去(qu)是爭著給環保(bao)(bao)公司(si)(si)貸(dai)款的(de),現在銀行及投資機構看到環保(bao)(bao)公司(si)(si)就撒腿就跑。


一個月(yue)前(qian),在(zai)廣州(zhou)的一個小規模(mo)私(si)董(dong)會上,有19位(wei)公司的負責人(ren)在(zai)場(chang),其中14家(jia)環保公司,2家(jia)園林公司,3家(jia)建筑公司。在(zai)場(chang)的雖然(ran)都是董(dong)事長、CEO級別的管理者(zhe),但和兩年前(qian)不同的是,雄(xiong)心不在(zai)壯志難酬。


經歷了(le)過去十年連(lian)奔帶跑的(de)撕裂式發展《新關注的用戶可以先閱讀:,如今(jin)大家(jia)開(kai)始(shi)謀求收縮過冬,環保產業的發展(zhan)即將進(jin)入下(xia)半場,現在是中場調(diao)整階(jie)段。


但冬天并非全是絕望,越(yue)是冬天越(yue)要看(kan)清趨勢。



01

政(zheng)策(ce)趨勢

大(da)監管格局形成,開啟深耕時代


歷經環保(bao)(bao)“政(zheng)策元(yuan)年”的(de)2015年,環保(bao)(bao)產業井噴式(shi)發(fa)展的(de)2016年,環保(bao)(bao)“十三五(wu)”關鍵節點的(de)2017年,環保(bao)(bao)行業巨(ju)變發(fa)展的(de)2018年。


國內的(de)環保產(chan)業已經邁入2019年,縱觀環保產(chan)業的(de)發展,2019無疑是(shi)一個全新的(de)局面,水土固(gu)廢(fei)氣(qi)的(de)大(da)監管格局已形成。


新的(de)格局下,環保產(chan)業已從政(zheng)策播種(zhong)時代進(jin)入到全面(mian)的(de)政(zheng)策深耕時代。


在政策深耕時代,三個維度的發(fa)力(li)將對(dui)環保產(chan)業的發(fa)展起到實質性的推動作用:


1.政策(ce)的時間維度(du):大限(xian)將(jiang)至倒逼產業(ye)提速(su)


過去4年,環保行業涉及水、土、氣、固廢處理全方(fang)位的政策法(fa)規(gui)雖然來(lai)的有些(xie)遲,但終究還是到位了。


《水(shui)十條》、《重點流域(yu)水(shui)污染防治(zhi)規(gui)劃(hua)(hua)(2016-2020年(nian)(nian))》、《全國地(di)下水(shui)污染防治(zhi)規(gui)劃(hua)(hua)(2011-2020年(nian)(nian))》等(deng)

到2020年,七大重點流域Ⅲ類(lei)水(shui)比(bi)例達70%以上;

地(di)級及以上(shang)城市(shi)黑臭水(shui)(shui)體控(kong)制(zhi)在10%以內(nei);城市(shi)集(ji)中式飲用水(shui)(shui)水(shui)(shui)源水(shui)(shui)質(zhi)達到或(huo)優于(yu)Ⅲ類比例總(zong)體高(gao)于(yu)93%;

全國地下水質量極(ji)差的比例控制在15%左右(you);

近岸海域水(shui)質優良(一、二類)比例達到(dao)70%左右;

京(jing)津冀區域(yu)劣V類下(xia)降15個百分點;

到2020年,新(xin)增完成環境綜合整治(zhi)的建制村13萬個;

到(dao)2020年,全國(guo)所有(you)縣城(cheng)和重點鎮具備污(wu)水收(shou)集處(chu)(chu)理能力,縣城(cheng)、城(cheng)市污(wu)水處(chu)(chu)理率分別(bie)達到(dao)85%、95%左右;

地級及(ji)以上(shang)城市污泥無害(hai)化處理(li)處置率應于2020年底前達到90%以上(shang);

地級及以上(shang)城(cheng)市(shi)污泥無害(hai)化處(chu)(chu)理處(chu)(chu)置率(lv)應于2020年底前(qian)達到90%以上(shang)。


《氣十條》、《打贏藍天保(bao)衛戰三年(nian)行動計劃》、《“十三五”揮(hui)發性(xing)有機物(wu)污染防治工作(zuo)方案》等

到2020年,二氧化硫、氮(dan)氧化物排放(fang)總量分別比2015年下降15%以上(shang);

PM2.5未達標地級及以上(shang)城市(shi)濃度比(bi)2015年下降(jiang)18%以上(shang);

地(di)級及以上城市空氣質量優(you)良天數比率達(da)到(dao)80%,重度及以上污(wu)染天數比率比2015年(nian)下降25%以上;

到2020年,建(jian)立健全(quan)以改(gai)善(shan)環境空氣(qi)質量(liang)為核(he)心的 VOCs 污染防(fang)治管理體系,實施重點地區、重點行業 VOCs 污染減排(pai),排(pai)放總量(liang)下降 10%以上(shang);

到(dao)2020年底前(qian),在(zai)電子(zi)、包裝印刷、汽車制造等(deng) VOCs 排(pai)放(fang)重點(dian)行業全面(mian)推行排(pai)污許可制度。


《土十(shi)條》、《“十(shi)三五”生(sheng)態(tai)環(huan)境保護(hu)規劃(hua)》、《生(sheng)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shi)方案》

受污染耕地(di)安全利用率達到90%左右,污染地(di)塊安全利用率達到90%以上(shang);

到2020年,全(quan)國(guo)工業(ye)固體(ti)廢物綜合利用率提(ti)高到73%;

到(dao)2020年,秸稈綜合利用(yong)率達到(dao)85%,國家現(xian)代農(nong)業示范區和糧食主產縣基本(ben)實現(xian)農(nong)業資源循環利用(yong);

到2020年,各(ge)城市(shi)全面推行垃圾分類制度,基(ji)本建立相應的法(fa)律法(fa)規和(he)標(biao)準(zhun)體系,公共機(ji)構普遍實行垃圾分類,作為先行先試的46個(ge)城市(shi)要(yao)初步(bu)建成(cheng)垃圾分類處理系統;

2020年重點行業的重點重金屬排(pai)放量要比2013年下(xia)降(jiang)10%;

2020年底前,實現土(tu)壤(rang)環境質量監測點位(wei)所有縣(市、區)全覆蓋。


2.政(zheng)策的實施力度:環保督察


種子撒下去(qu)了,能不能有所收獲,有多大的(de)收獲,最終還要看(kan)澆水(shui)施肥和(he)護養的(de)功(gong)夫。


所以(yi),從(cong)政(zheng)策(ce)層面看,接下(xia)來的(de)重點必然是要在(zai)環保政(zheng)策(ce)法規的(de)執(zhi)行(xing)上(shang)下(xia)功夫,而且這將是生態環境部2019起最重要的(de)工作。


2019年開始,以生態環境部為主導牽頭(tou)的環保(bao)督察將會大小企業全覆蓋,民企和央企也會做(zuo)到一視(shi)同仁(ren)。


隨著環保(bao)相關法(fa)律(lv)法(fa)規的就位,涉及環保(bao)的處(chu)罰,包(bao)括罰款與刑(xing)事責任,將(jiang)會得(de)到極(ji)大落實。


3.政策的持久性:督查的常態化


2018年,環保部(bu)更名(ming)為(wei)生態環境部(bu),這名(ming)字變(bian)化(hua)的背后是職能與態度(du)的變(bian)化(hua)。


地方(fang)的環保(bao)局也在(zai)逐(zhu)步升(sheng)級為生態(tai)環境局,新的機構將會承(cheng)擔(dan)起常態(tai)化(hua)的環保(bao)督察任務。


去年年底(di)和一(yi)位在(zai)南通做記者(zhe)朋友聊(liao)天,他告訴我(wo)現在(zai)政府對環(huan)保(bao)的態度真變化真的好(hao)大,我(wo)問何以見得?他說他們報(bao)社(she)內部(bu)得到(dao)的一(yi)個關于2018年全年的南通市環(huan)保(bao)舉報(bao)案(an)件受理率的數據(ju),這(zhe)個數據(ju)是2017的5倍(bei)(bei),是2016年16倍(bei)(bei)。


不僅是案件受理(li)數據上有驚人的提升(sheng)(sheng),處(chu)理(li)的效率也(ye)提升(sheng)(sheng)明顯,很多(duo)企業被舉報(bao)后,確實被查處(chu)甚(shen)至還(huan)上了報(bao)紙,而(er)這都是因為(wei)一(yi)個普通公(gong)民的舉報(bao),這在以(yi)前是很難想(xiang)象的。


現在的(de)環保督(du)察(cha)不(bu)是(shi)一陣風式運動,而是(shi)化(hua)為了各(ge)個地方生態(tai)環境(jing)局日(ri)常(chang)的(de)核心(xin)的(de)工(gong)作。




02

市(shi)場趨勢

天下大亂,形(xing)勢大好

深(shen)耕(geng)存量,擁抱增量


都在(zai)談(tan)寒(han)冬(dong),但到底(di)什(shen)(shen)么(me)(me)才是(shi)寒(han)冬(dong)?環保行業的寒(han)冬(dong)意(yi)味(wei)著什(shen)(shen)么(me)(me)?


其實真沒必要過分(fen)的(de)渲(xuan)染冬天的(de)氣氛,具(ju)體問題還要具(ju)體分(fen)析,作為行業的(de)從(cong)業者也不(bu)用過分(fen)焦(jiao)慮。我們要做是思(si)考自己所處(chu)領域的(de)機(ji)會。


只要真實的(de)用戶需(xu)求(qiu)還(huan)在(zai),行業就是春天。


即(ji)便是寒冬,環保行業仍然存在(zai)旺盛(sheng)的需求(qiu):


領域一(yi)

環境監測


縱(zong)觀世界各國的(de)環(huan)保(bao)發(fa)展(zhan)史,環(huan)保(bao)都會(hui)經(jing)歷一個從工程向服務過度的(de)進程。


環(huan)(huan)(huan)(huan)(huan)境監(jian)測作(zuo)為環(huan)(huan)(huan)(huan)(huan)保(bao)治理產業(ye)鏈里(li)關鍵的一個環(huan)(huan)(huan)(huan)(huan)節(jie),通常(chang)情況下(xia)會缺(que)席環(huan)(huan)(huan)(huan)(huan)保(bao)行業(ye)的上半(ban)場的發(fa)展,但絕不會缺(que)席環(huan)(huan)(huan)(huan)(huan)保(bao)行業(ye)下(xia)半(ban)場的發(fa)展。


作為掌握智(zhi)慧(hui)環保數據端(duan)的環境監測企業,在未來的智(zhi)慧(hui)環保的發展(zhan)過(guo)程(cheng)中具備(bei)了先天優勢,能(neng)夠逐漸(jian)實(shi)現從(cong)設備(bei)商(shang)到(dao)系統集成商(shang),再(zai)到(dao)平臺(tai)運(yun)營服務商(shang)的轉變(bian)。


所(suo)以,從環(huan)保全局(ju)的角度來看,環(huan)境監測將會是(shi)環(huan)保行業數據化迭代的牽頭部(bu)隊。


環(huan)境(jing)監測領域很大(da)程度上就是環(huan)保行(xing)業的(de)大(da)數據(ju)。


對于公司而(er)言(yan),抓(zhua)住了(le)(le)(le)環境監測這枚未來的(de)棋子,就相當于給自己的(de)公司的(de)戰略加了(le)(le)(le)一個智能(neng)雷達。只有配備了(le)(le)(le)雷達的(de)公司才能(neng)實(shi)現第一時間的(de)高效布局和精準打(da)擊(ji)。


而競爭(zheng)對手(shou)將會面臨來自你的(de)不公(gong)平競爭(zheng),因(yin)為(wei)你是上帝視角。





領域二(er)

危廢處理


危廢將(jiang)會(hui)是2019年(nian)環保行業(ye),營利性(xing)最好的一(yi)個細分(fen)領域。


從行業發展來看,大多數產廢企業危廢產量(liang)有限,但由(you)于(yu)危廢處理(li)成本較(jiao)高(gao),再加上過(guo)去監管缺失(shi),隱藏、傾(qing)倒、丟棄(qi)相對容易,瞞(man)報、漏報現象(xiang)嚴重,導(dao)致危廢處理(li)需求得不到(dao)有效釋放。


所以(yi)政策(ce)一(yi)直是危廢需求的那道(dao)閘門(men),一(yi)旦閘門(men)打開,危廢的時代(dai)就會到來。


清(qing)晰的商業模式(shi),巨大的需求缺口(kou),而且隨著政策(ce)的監管驅動,這(zhe)個需求逐步釋放。


目(mu)前我國(guo)每(mei)年危廢產(chan)量8000萬噸左右,遠大于公布的4000萬噸。


同時環保(bao)督察力度(du)、政府監管力度(du)持續加強,供給側改(gai)革背景(jing)下企業盈(ying)利能力提(ti)升,支(zhi)付意愿(yuan)變強,在此背景(jing)下,危廢(fei)處(chu)理(li)需求也將(jiang)加速釋放。


推薦(jian)閱(yue)讀:《》




領域三

垃(la)圾焚(fen)燒


2017年7月發布的《“十三五”全國(guo)城鎮生活(huo)垃(la)圾無害化處(chu)理設(she)施(shi)建(jian)設(she)規劃》明確指出,至2020年末(mo),我國(guo)生活(huo)垃(la)圾焚燒設(she)施(shi)的處(chu)理能(neng)力要達到59.14萬噸(dun)/日。


這些硬性目標(biao)的確(que)定,更是進一(yi)(yi)步(bu)掀起(qi)了“十(shi)三五”時(shi)期(qi)垃圾焚燒市場新一(yi)(yi)輪的釋放。


過去2年,垃圾焚燒行業的發展節奏可以用“大干快(kuai)上”來形(xing)容。


特別是2018年垃圾焚燒領域的(de)高速發展,這與當下(xia)整個環保(bao)行業大環境(jing)形成了鮮明的(de)對比。


很多(duo)水務公(gong)司在(zai)做收縮戰線的時候,垃圾焚燒公(gong)司正在(zai)忙(mang)著擴建。


為何(he)垃圾焚(fen)燒就敢逆市(shi)操作?


底層邏輯還(huan)是商業模(mo)式清晰,雖然(ran)是重資產運營,但盈利穩定,建成一個項目對公司來講就是一顆長壽的搖錢樹(shu),誰不(bu)愿(yuan)多建幾個呢?


推薦(jian)閱(yue)讀:《》




領(ling)域四(si)

工業(ye)廢水


“水(shui)十條”第一個任務,就是要“狠抓工業污染(ran)防治”。


經(jing)過多(duo)年的(de)發展,治理(li)工業環(huan)保的(de)技(ji)術層面(mian)瓶頸早(zao)(zao)已突(tu)破。對于環(huan)保行業來說,早(zao)(zao)已到了只(zhi)欠東風的(de)地步。我們(men)可以看到國內很多(duo)企業的(de)治理(li)效果甚至已經(jing)超(chao)過了國際標準(很多(duo)時(shi)候國標也是超(chao)過國際標準的(de))。


對于工業(ye)廢(fei)水(shui)(shui)領域(yu)而(er)言,技術(shu)與管(guan)理是最(zui)關鍵的要素,高(gao)性(xing)價(jia)比(bi)的技術(shu)解(jie)決(jue)方(fang)案與高(gao)水(shui)(shui)平(ping)的管(guan)理服務將(jiang)成為環保(bao)企業(ye)的核心競爭力。


通過并購(gou)收(shou)購(gou)及(ji)資本融合,提高產(chan)業集中度,可以快速的提升綜合服務水平與能力(li)。


目前我們已(yi)經可以看(kan)到(dao)環(huan)保行業出現大規模并(bing)購(gou),特別是被并(bing)購(gou)的技術(shu)型公司越來越多,這(zhe)些并(bing)購(gou)都是在提(ti)前布局正在形成的工(gong)業環(huan)保風口。


水(shui)務行業的(de)上(shang)半場(chang)看市政,下半場(chang)看工業。


另外(wai),更重要的(de)一點,工(gong)業廢水的(de)商(shang)業模式是非常清晰(xi)的(de),用戶兜(dou)里不缺鈔(chao)票,就看你(ni)有沒(mei)有真功夫了。


推薦閱讀(du):《》




領(ling)域五

流(liu)域(yu)治理領域(yu)


流域(yu)治理是環保中空間最大(da)的子領域(yu),大(da)到(dao)沒(mei)人能(neng)吃(chi)下獨食。


水十條明(ming)確提出,到(dao)2020年,長江、黃河、珠江、松花江、淮(huai)河、海(hai)河、遼河等七大重點流域水質優(you)良(達(da)(da)到(dao)或(huo)優(you)于(yu)Ⅲ類)比例總體(ti)達(da)(da)到(dao)70%以上,到(dao)2030年,全國七大重點流域水質優(you)良比例總體(ti)達(da)(da)到(dao)75%以上。


流(liu)域(yu)治(zhi)理具有系統(tong)性強,單體項目投資金額大等特(te)點,要以環(huan)境質量(liang)的整體改善為(wei)基礎,因此(ci)相比黑臭水體治(zhi)理較(jiao)慢。


隨(sui)著(zhu)生活污水處(chu)理率、垃圾處(chu)理率的快速提升,以及(ji)其(qi)他各類點源污染(ran)得到一(yi)定程度控(kong)制,流域治理已被明確提上(shang)日程。


預計到2020年流域治(zhi)理市(shi)場(chang)空間(jian)(jian)超過(guo)20000億元。未來三年將是流域治(zhi)理空間(jian)(jian)最(zui)大,釋(shi)放最(zui)為迅速的(de)時期。


推薦閱讀(du):《》




領域六

農村污(wu)染治理


中國環保行業的發展(zhan)某種(zhong)程度上就是中國城(cheng)市化的發展(zhan)一個側面(mian)的縮影。


過(guo)去(qu)20年,國內的(de)城市化速度非常快,我們(men)的(de)感知也非常強(qiang),城里人(ren)變(bian)多(duo)了(le)。


但即便如此的巨變,中國城市化才剛剛走到一半,未(wei)來的空(kong)間還非(fei)常大。


城市(shi)(shi)化(hua)對房地產行業的(de)(de)(de)刺(ci)激(ji)是(shi)(shi)及時的(de)(de)(de),這個不(bu)用多說,大家(jia)都(dou)感(gan)受的(de)(de)(de)到(dao)。但(dan)城市(shi)(shi)化(hua)對環(huan)保(bao)行業的(de)(de)(de)刺(ci)激(ji)是(shi)(shi)會又(you)些延遲的(de)(de)(de),這就(jiu)是(shi)(shi)業內經常談(tan)的(de)(de)(de)城市(shi)(shi)規劃的(de)(de)(de)落后與不(bu)科(ke)學(xue)。


城(cheng)市(shi)化對環保行業(ye)釋放的(de)紅利會延遲但肯定不會缺席(xi),現在甚(shen)至出現了加速,我(wo)們能(neng)看(kan)到不僅僅是大(da)城(cheng)市(shi),很多城(cheng)鄉(xiang)結合的(de)地方也已經(jing)開始重視污水處理(li)的(de)問題。


未來的城(cheng)市(shi)化(hua)將(jiang)從(cong)土地主導、房地產拉動的城(cheng)市(shi)化(hua),逐(zhu)漸變(bian)成以人為本的城(cheng)市(shi)化(hua)。同時,中國會更強(qiang)調城(cheng)鄉的一體化(hua),鄉村振興會帶來更多的投資的機(ji)遇。


這里(li)面會釋放出量級遠超城市的(de)環保投資機會,農村(cun)污染治理領域(yu)是一個大風口。




03

資(zi)金(jin)趨(qu)勢(shi)

認(ren)清現實,遵(zun)循裸(luo)奔時(shi)代的生存法(fa)則


資金和環(huan)保(bao)行業(ye)的故事,戲劇(ju)性太強了(le)。


環保的(de)政策元年是(shi)2015年,可(ke)氣的(de)是(shi),正當2015年環保行業開始(shi)抬(tai)頭的(de)時候,國內(nei)經濟的(de)增長開始(shi)放(fang)緩,所以環保行業產業化水平慢(man)和低的(de)原因也在此。


有一種我苦(ku)苦(ku)等你十(shi)年,卻換來一面之緣擦肩而(er)過的感覺。


資(zi)金的故事在(zai)(zai)2019還將(jiang)繼續(xu),在(zai)(zai)這種裸(luo)奔時代(dai),三點現(xian)實是大家需要(yao)認清(qing)的:


1.我們身(shen)處一個(ge)什(shen)么樣(yang)的(de)局中:大環境


從宏(hong)觀經濟的角(jiao)度來看(kan),過(guo)去40年我們(men)去的舉世矚目的成就,但奇跡締造的背后也(ye)有一些需要補課的地方。


經(jing)濟(ji)高速發展(zhan)(zhan),一(yi)路下來,沒有正兒(er)八經(jing)地調整過,積(ji)壓到現在,推動經(jing)濟(ji)發展(zhan)(zhan)的(de)動力(li)系統出現了(le)乏力(li),杠桿也到了(le)一(yi)個相對較高的(de)位置。


但這么(me)高的杠桿率是(shi)不可能一兩年能降下來的。2018年,大家覺得很痛,但去杠桿的工作我們才(cai)做了一點點。


如(ru)果杠桿不(bu)降下來(lai),新一(yi)輪的增(zeng)長是(shi)不(bu)會到來(lai)的。就像一(yi)個(ge)人背著重物在(zai)道路(lu)上跑,它跑不(bu)快(kuai),必須(xu)要把這個(ge)負(fu)擔放(fang)下。


所以未來大環(huan)境的(de)趨(qu)勢,就(jiu)是(shi)(shi)放(fang)下負擔(dan),逐步降低(di)杠桿,這是(shi)(shi)時間具體是(shi)(shi)多長(chang)不清楚,但肯定不是(shi)(shi)一兩年就(jiu)能完(wan)成的(de)。


2.我們(men)會受到什么樣的(de)影響:政府對環保支付能(neng)力的(de)問題


投資人經常會說,環保行業(ye)最核心的問題(ti)是商業(ye)模式的欠缺(que)。


所謂的(de)商業模式的(de)欠缺,在環保行(xing)業就是誰(shui)付錢(qian)的(de)問(wen)題。


對于當下在(zai)行業里業務(wu)量占比最大的市政環保板塊(kuai)來講,其付(fu)費主體位(wei)政府,也就(jiu)是(shi)各(ge)個地方的政府城投(tou)平(ping)臺的基(ji)建(jian)投(tou)資及后續維護財(cai)政支出。


而如今政 府負債(zhai)率高達2 6 0%,這也(ye)就(jiu)是大家平時(shi)所(suo)談的(de)(de)地方政 府的(de)(de)債(zhai) 務危(wei) 機問(wen)題。也(ye)正是因為如此高的(de)(de)債(zhai)務率,才(cai)出(chu)現了去年的(de)(de)去杠桿(gan)政策,經濟要想(xiang)持續穩定的(de)(de)運行,負債(zhai)是必(bi)須要降(jiang)下來(lai)的(de)(de)。


更直(zhi)白點來講(jiang),就是2008年4 萬億(yi)投資(zi)的(de)(de)刺激效(xiao)應釋(shi)放的(de)(de)差(cha)不多(duo)了,現在要解決(jue)的(de)(de)問題(ti)是降低(di)債務(wu)與產能(neng)過(guo)剩的(de)(de)制(zhi)造(zao)業的(de)(de)轉型(xing)。


如此一來,政(zheng)策的開支必然會(hui)變(bian)得緊縮,作為燒錢大戶的環保項目自然會(hui)受到影響。


3.我(wo)們(men)能怎么辦:環保企(qi)業的經(jing)營資金


過(guo)去(qu)5年,環保(bao)行業的發展雖然沒(mei)能趕上4萬億那波(bo)高潮,但也有大批(pi)資(zi)本進(jin)入到行業。


但資本進(jin)入環保產業并不是(shi)雪中送炭,最主要的動機(ji)是(shi)要收割環保政(zheng)策密集出臺(tai)所釋放的紅利。


當紅利消失,政府(fu)的(de)錢袋子(zi)收緊(jin)的(de)時候(hou),環保行業(ye)自(zi)然(ran)會進入到裸奔的(de)時代。


沒有(you)政(zheng)府資金的持續注入,社會資本也就不會把(ba)錢投到或者留(liu)在環保公司里(li)。


這(zhe)也就是(shi)我(wo)們去(qu)年(nian)看到的(de)(de),很多(duo)上市環保公司出現了大股東清倉式減(jian)持的(de)(de)情(qing)況,這(zhe)種情(qing)況會(hui)持續到今年(nian),現在仍然在發生,最近(jin)上市不久的(de)(de)鵬瑤環保也遭遇(yu)類似(si)尷尬。


錢這(zhe)么(me)緊(jin),那是(shi)不是(shi)要考(kao)慮轉型呢?


這是(shi)(shi)當(dang)下很(hen)多(duo)企業的戰略抉擇:重資產(chan)是(shi)(shi)不是(shi)(shi)要(yao)向輕資產(chan)轉型?


很(hen)多人認為輕(qing)資(zi)產運(yun)營的風險(xian)要小于重資(zi)產,認為輕(qing)資(zi)產代表(biao)更先進(jin)的商業模式。


所以很多重(zhong)資(zi)產公司開始焦慮,其實這(zhe)個(ge)問(wen)題(ti)不(bu)能(neng)一(yi)刀切來對輕資(zi)產和重(zhong)資(zi)產公司做(zuo)優劣(lie)定性(xing)。


資產輕重(zhong)(zhong)是(shi)由(you)業(ye)務類型決定的,有些行業(ye)天生就是(shi)重(zhong)(zhong)資產行業(ye),比如水務工程、垃圾焚燒發電等業(ye)務。


對于環保企業來說,在(zai)這個時候能做的(de)是什么?


降低自(zi)(zi)己(ji)的杠桿率,堅(jian)決(jue)控(kong)制(zhi)債務,有點閑錢趕(gan)緊把銀行(xing)貸款還了,守(shou)好自(zi)(zi)己(ji)的現金流,過好冬(dong)天(tian)。


以(yi)往博弈性、高成(cheng)長(chang)投資邏輯在2019年難以(yi)復制。在經(jing)濟下行之后,現金是企業的生命(ming)線,守(shou)住(zhu)自己的生命(ming)線!


任何行業的調整階段,都有(you)一(yi)個共同的特點:現金為王。


誰(shui)能(neng)接(jie)到好實施好回款的(de)項(xiang)目誰(shui)就是爺,誰(shui)亂投(tou)資亂接(jie)項(xiang)目最后(hou)消(xiao)化不良可能(neng)就會面臨生存困難的(de)境地。




04

關(guan)于企業管理

修煉內功,抓住技術紅利時代


1.單打(da)獨斗到(dao)抱團(tuan)作戰


從近兩年環保(bao)行業的發展來(lai)(lai)看,單體項目規模變(bian)得越(yue)來(lai)(lai)越(yue)大,服務要求變(bian)得越(yue)來(lai)(lai)越(yue)綜合化,一(yi)家企業單打獨斗(dou)已(yi)難以滿足市場和項目的需求。


在業(ye)(ye)務形態上,環境服(fu)務業(ye)(ye)比例(li)將會逐漸增加,這是(shi)環保產業(ye)(ye)回(hui)歸本質標志,也(ye)是(shi)意味著行業(ye)(ye)正在走向成熟。


在(zai)成熟的(de)環(huan)(huan)保(bao)行(xing)業業態下,專業化和(he)整合能力將會是環(huan)(huan)保(bao)行(xing)業公司重點打造的(de)能力。


經過未來2-3年的(de)調(diao)整(zheng)后(hou),生(sheng)存下來的(de)環保公司將(jiang)具備更健壯的(de)生(sheng)命力,能夠(gou)獲得進一(yi)步發(fa)展。


2.技術紅(hong)利開始爆發


環保行業的(de)本質是技術(shu)服務。但長期(qi)以來,行業發(fa)展一直不(bu)在正(zheng)軌上。


舊的工程時代已經無法為環保行業提供足夠的動能,那新的動能在什么地方?


創(chuang)新!環保企業尋找新(xin)的(de)動(dong)能,一定是要(yao)在創(chuang)新(xin)上。


后工業化時期,我們的經濟已(yi)經從供不應求變(bian)成了供大于求,每一個行(xing)業我們看(kan)到的是產能過剩。


我們要依靠(kao)自(zi)己(ji)的(de)新(xin)產品(pin)、新(xin)技術、新(xin)商業模式、新(xin)服務去打開一片新(xin)的(de)市場。


在(zai)政策紅(hong)(hong)(hong)利、資本(ben)紅(hong)(hong)(hong)利和(he)用戶紅(hong)(hong)(hong)利逐漸消失的(de)之(zhi)后(hou),環保(bao)行業(ye)算是真正迎(ying)來了技術紅(hong)(hong)(hong)利。


新(xin)環保時代(dai),不(bu)是制造的(de)時代(dai),不(bu)是擴大產能的(de)時代(dai),而是研發的(de)時代(dai),創(chuang)新(xin)的(de)時代(dai),


3.彎道超車,打破強(qiang)者恒強(qiang)


融(rong)資(zi)能力一(yi)直是區分(fen)環(huan)保行(xing)業企業層級和段位的一(yi)個重要指標,在(zai)過去(qu)的競爭中(zhong),一(yi)些(xie)擁(yong)有得(de)天獨厚背(bei)景的企業,擁(yong)有驚(jing)人的融(rong)資(zi)能力,這讓其他企業在(zai)游戲中(zhong)長期處于陪(pei)練的角色。


而(er)技(ji)術(shu)紅利的(de)爆發,將會給陪練企業一次彎道超車(che)的(de)機(ji)會。


從環(huan)保(bao)行(xing)業的終(zhong)局看,除了技術服務型的公司,其他類型的公司都只能是過客,無論(lun)它過程中綻(zhan)放過多(duo)么(me)耀眼(yan)的輝煌,最終(zhong)難逃局外人(ren)的宿命。




05

寫在最(zui)后

一個優秀的船長

不(bu)僅要能駕(jia)馭順風的船

更要能掌握逆風的船


環保行(xing)(xing)業的(de)(de)企業之所(suo)以感到目前(qian)的(de)(de)冬(dong)天有點冷,感到目前(qian)的(de)(de)形勢(shi)不知道如何(he)去應(ying)對,是因(yin)為(wei)我們(men)開習慣了順風的(de)(de)船,面對逆風的(de)(de)航行(xing)(xing),我們(men)毫無準(zhun)備。


盡管經濟形勢是40年(nian)以(yi)來最嚴峻的,但這并不意味著中(zhong)國經濟的增(zeng)長(chang)和產(chan)業發展(zhan)就此停滯(zhi)。


我們面臨的挑戰是要轉換思路,從制造轉換到研發,規模擴張轉變到創新,保持一個開放的學習態度。


曾(ceng)經努力到無能為(wei)力,也曾(ceng)拼(pin)搏到感動自己。但看不清大勢,再(zai)精彩(cai)的時代都跟你沒有關系。


2019,每(mei)個環保公司都應(ying)該至少做(zuo)好(hao)這三件事:


一(yi)是,積極培(pei)養優秀的管理團(tuan)隊;

二是(shi),保持可持續發(fa)展(zhan),確保項目穩定達標(biao)運(yun)行,避免盲目擴張;

三(san)是,持續創(chuang)新,苦練內功;


最后用一句話總結(jie)環保產業眼下的未來和長遠的未來:


未來兩年, 中國(guo)環保產業是“潮平(ping)兩岸闊(kuo)”,未來二十年,中國(guo)環保產業是“無限風(feng)光在(zai)險(xian)峰”。




- END -


分享到: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新聞中心        企業文化        人力資源        業務組合       知識產權
聯系電話:0752-2638333
聯系地址:廣東省惠州市惠南大道呈意大廈六樓
2020中超超级杯恒大和申花在哪里看直播澳门皇冠高清中超足球开户环球赌场ag九游会平台正规现金棋牌网 葡京取款没到账 波音取款没到账 金牌移动端 bet体育足球让盘 金牌登录 365体育足球角球 沙巴体育足球数据 m88体育足球外围 日博官方直营 金牌正网